友情链接

万良河



  万良河是抚松县的一条小河,流经万良和城郊两个乡,流入松花江。河水终年奔腾不息,滋润着广阔的土地。这条河为啥叫万良河呢?听老一辈人讲,还有一段曲折动人的故事呢。
  很早以前,万良河口附近全是冒天起的大林子。林子边上有个小屯子,屯子里有个大财主名叫杜怀顺。他为人心毒手狠,狡滑奸诈,满肚子坏水,因此,大伙都管他叫“杜坏水”。
  “杜坏水”家雇个小伙计,名叫刘财。从小就死了爹妈,孤苦佟仃一个人,从山东逃荒过来后,就给“杜坏水”家放牛。
  刘财白天上山放牛,早晚两头给“杜坏水”家拎便桶、端尿盆、涮碗、扫地、烧火、劈柴,一时也闲不着,整天忙得脚打后脑勺!他苦巴苦熬地干了一年,一个钱也没拿回去,一年到头三根肠子闲着两根半,折磨得像个瘦猴似的。
  这天早晨,刘财赶着牛群上山,遇着个老头儿一动不动地躺在路边。刘财蹲下身子仔细看了看,老头满脸皱纹,白胡子齐胸,衣服破破烂烂,看样子像个穷苦人。他掀开衣襟摸摸心口窝,还喘气,不知道几顿没吃饭,肚子都饿瘪了。穷哥们心连心,不能见死不救啊!刘财把身上带的两个窝窝头掏出来,掰成小块儿,一块一块儿地给老头吃。老头吃饱了,浑身也有劲了,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说声“谢谢”就走了。第二天晌午,刘财从兜里掏出窝窝头,坐下来刚要吃,那个白胡子老头又来了。刘财看他上了年纪,瘦得脸焦黄,两只眼睛陷得很深,两条腿比麻杆粗不了多少,怪可怜的,就把带来的晌饭又给他吃了。一晃半个多月,一天白胡子老头吃完了刘财给的两个菜饼子后说:“多亏你救了我的命,我得好好答谢你。你顺着这条小路往上走,到了冈顶上再下河套,保准你能够时来运转。”第二天,刘财把牛赶上山,就按着白胡子老头指的方向,顺着这条小路走了。他翻过一座座山,跨过一条条沟,也不知走了多少路,下半晌才来到冈顶上。这时,他突然听到哗哗的流水声,却看不见河在哪里。啊?这不是白胡子老头说的地方吗?于是刘财使劲拽着树枝,扯着元枣藤子,慢慢地下到沟底。沟里是条小河,他站在河边上仔细一看,河里有无数通亮通亮的东西,好看极了。刘财好奇地从河里捞一把白沙,用手一拨拉,找到一块有小手指肚大的一个硬梆梆、黄澄澄、亮晶晶的东西,啊?这不是黄金吗!他赶忙把这块黄金揣好。接着,他又继续在河里捞哇捞,一直捞到下晌,淘了二两多黄金。天黑时,刘财赶着牛回到屯子里。他用自己淘的二两黄金换了二石苞米,磨成苞米面,与10多个穷哥们一起背着锅碗瓢盆和粮食,蔫不登地上山了。刘财他们先在河边压好了“地仓子”,第二天就下河淘金。他们天天都是天不亮就下河,一直干到黑天,拼死拼活地干了一年,挖了一条十来里长的大沟,淘了万两黄金,家家过上了好日子。后来,刘财淘金的事让“杜坏水”知道了。这天,他带领十几名家丁来了,对刘财假惺惺地说:“你们在我的河里淘了那么多黄金,都赏给你们。往后你们得给我淘金!我多给钱,还杀猪宰羊犒劳你们。”
  刘财知道“杜坏水”在骗人,就直截了当地对他说:“谢谢你的好意,河里没有金子,你让我淘什么?”
  “杜坏水”一听就火了:“你想把我胡弄走,你们好淘金,妄想!下去看看,若是有黄金,我饶不了你们这帮兔崽子!”他和家丁一起下河淘金。“杜坏水”那么多人淘了半天,连黄金的影子也没看见。说也怪,晌晴的天立时就变了,乌云滚滚,一阵隆隆的雷声过后,下起了瓢泼大雨。一袋烟的工夫,山洪爆发,水头像一面墙似地压过来,把正在河里淘金的“杜坏水”和家丁们冲走,都淹死了。
  从此,人们就管这条河叫万两河。因为光从这条河里淘出的黄金就不止万两。后来,人们在河两岸开荒种地,年产万石精米,所以又称万良(粮)河,在河两岸建立的屯子叫万良(粮)屯,这名字一直沿用到现在。
  万良河属松花江水系,在抚松县境内。曾称万两河,因流域内土地肥沃,盛产粮食,又称万粮河,雅化为万良河。属松花江三级支流,发源于万良镇北大兴村东北1公里处,全长16.1公里。南流入松江河,再入头道松花江,属山溪性河流。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