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大布苏湖



  乾安县城西南35公里处,有一个椭圆形的湖泊,它宛如一颗晶莹的明珠,镶嵌在碧绿的郭尔罗斯草原上。湖水明澈如镜,风拂湖面,微波粼粼,这就是远近驰名的天然盐、碱、硝湖―大布苏。
  大布苏是蒙语,为“盐碱湖”之意。地处松辽平原西部的沉降带中心,是嫩江和辽河之间广大闭流区内的湖泊之一。大布苏湖区的总面积为7858平方米,雨季水域面积为37平方公里,占湖区总面积的1/2,旱碱面积为1022万平方米,占湖区总面积的1/7,其余部分是草地和芦苇荡。湖水水面海拔122米左右,湖水最深处0.9米,夏秋雨季,水深可达1米以上。
  春夏之季,大布苏湖水四周是绿茸茸的原野,远远望去,好像透明的翡翠。来到湖边,只见天连水,水连天,烟波浩淼,一望无涯。关于大布苏湖的形成与开发,民间流传着许多动人的神话故事。
  相传很早以前,皇帝派来个王子管辖大布苏这一带地方。这王子长着人身驴头,所以叫“驴头王子”。这个家伙整天坐着轿,人们谁也看不到他长得什么样。官府每半个月就要召一名理发匠去给“驴头王子”刮脸,然而理发匠去了之后就再也没回来。人们怎么也猜不透其中奥秘。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没有多久,这个差事轮到一个叫大布苏的青年理发匠头上。大布苏幼年丧父,家里只有60多岁的老母,娘俩相依为命。眼瞅着大布苏要到王宫应差,老母亲心肝欲裂,她已经没有眼泪了,想了想,她从乳房里挤出点奶水,和了面,给儿子烙了几张饼以备路上吃。
  大布苏把妈妈烙的饼小心地包好揣在怀里,向妈妈拜了3拜,磕了3个响头,就往宫中走去。
  守门的禁卫把他引到了宫殿,大布苏抬头看去,心里咯瞪一下子―啊!原来虎皮椅上坐着的王子长着人身驴脑袋。长长的驴脸,两个大耳朵直呼扇,满脸长毛。大布苏明白了,怪不得进王宫剃头的人有去无回呢?原来驴头王子怕把他的丑恶面貌传扬出去,就采取了杀人灭口的办法。
  大布苏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收拾收拾用具,准备给驴头王子剃头。大布苏来到驴头王子跟前,这家伙一劲地紧鼻子;东闻西嗅,发觉有股香味从大布苏身上散发出来,就粗声瓮气地说:“喂,野小子,身上带啥好吃的了,给孤家尝尝!”大布苏想了想,就把老母亲烙的大饼掏出来,驴头王子见了一把抢了过去,张开大嘴吞食起来,不一会儿就吃光了。他用眼睛盯着大布苏:“这饼是谁做的,怎么这么香啊!”大布苏如实奉告。于是驴头王子就和大布苏套近乎:“我既然吃了你妈妈的奶水和面烙的饼,那咱俩就是一奶同胞了。看在兄弟的情分上,我免你一死,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件事。”“两件什么事呀?”大布苏赶忙问道。“头一件,你回去不能把我的面貌告诉别人,第二件就是天天送这样的烙饼。”驴头王子不假思索地说。大布苏听了,又好气又好笑,便问:“你既然身为王子,为什么不能叫天下人知道你的面貌呢?”驴头王子摇着头:“不可,不可!倘要上界知道我在这里,就会天崩地裂,大难临头!”大布苏想了想就点头答应了。给驴头王子理完发,驴头王子便放他出了王宫。大布苏出宫后直奔家中看望了母亲,然后直奔闹市,他在人群中对群众大喊:“王宫里住的是个驴头王子,进宫的理发匠都被他杀了,大家今后别再上当!”后来,大布苏被抓回王府,给活活地打死了。不久天上飞来一片乌云,在王宫上空凝聚。骤然间,轰隆一个响雷,垣倾宫圮,宫殿开始下沉。在大布苏死去的地方,冒出了泉水,淹没了驴头王子的宫殿,附近的贫苦百姓却无一人受害。后来,泉水流个不停,渐渐地形成湖泊。人们为了纪念大布苏这位为民除害的英雄,就把这个湖起名叫大布苏湖。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