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铜佛寺



   龙井市西部老头沟镇有个铜佛村,位于龙井市区西北约20公里。这一带清初是禁山围场,在布尔哈通河南岸一片平坦的开阔地上,清光绪初年建成一个小屯,1892年(清光绪十八年),在此屯建了一座铜佛寺,屯子因此也称铜佛寺屯了。1881年(清光绪七年),属尚义社。沦陷时期为二区锡鳞乡,后改为锡鳞村。解放后称锡鳞区(十区)。1958年改为铜佛乡,同年2月并入朝阳人民公社。1959年4月从朝阳人民公社划出,单建铜佛人民公社。1992年撤乡设镇,1993年更名为铜佛寺镇。2001年将细鳞河乡、铜佛寺镇划入老头沟镇。至今。追溯铜佛村地名的由来,是因为当年有个铜佛寺,说来话长。

  光绪初年,铜佛寺这一带还是森林蔽日、沃野千里。到1887年(清光绪十年),只住着稀稀落落的几户人家。清光绪十三年,村中有个叫姜老五的人,整天在波涛滚滚的布尔哈通河畔打鱼,若说姜老五打鱼,那是真有一套,网网不空,尽打大鱼。一天,他把旋网像朵花似地甩了下去,不大功夫,他轻轻地提了提网,便觉着挺有分量。他断定这鱼准不能小,他提呀提呀,约莫差不多的时候,用力使劲一提,真的提上一条大鱼。他忙着打开网,正想伸手去捡,不禁大吃一惊,这哪是鱼啊,细细一看,原来是尊一尺多高的铜佛。
 
  虽说这网没打着鱼,姜老五却也满心欢喜。他想,这尊铜佛比石头都沉,那么多的石头没打上来,却偏偏把铜佛打上来,这可不一般。他回来向村里人们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遍,村里人也都觉得奇怪!大家伙一合计,既然请来了佛像,就得修座庙供起来呀。自打那以后,他们除了辛勤地劳动外,把五业兴旺、家家平安的希望,都寄托在铜佛上。
 
  姜老五捞上铜佛的事很快就传开了,也惊动了乡里地方,大家也都商议为铜佛修庙。说也凑巧,正赶上吉林将军长顺勘边路过此地,便找乡里地方询问。将军长顺还特意请来了铜佛,看了又看,只见这佛像有一尺多高,佛面慈善,闪烁着金光。将军说:“这尊佛像很好,等我勘边回来还经过你们这里,到时侯把佛请去,修座寺庙供傣起来。”将军长顺回来后,真的把铜佛请去了。
 
  将军长顺在将军府后院,挨着墙赶修了个临时板庙,把铜佛供在那里。
 
  将军府的后院,有伙房,有柴草垛……一天半夜时分,柴草垛突然起了火。将军操劳一天刚入睡就听有人喊:“长顺!你还睡觉啊,你要把我烧化怎么的?”将军以为做梦,翻身又入睡了。这时又响起了铜佛的声音:“大火烧化我了,你还睡?”将军长顺猛醒过来,只见后院大火冲天,将军长顺慌忙起身指挥救火。大火很快就扑灭了,保住了铜佛。
 
  又过了几天,将军长顺又梦见铜佛斥责他说:“长顺!你把我送回原籍吧,我不愿呆在这里!”将军长顺梦见铜佛还对他说:“赶快把我送回原籍,否则你将会有更大的灾难。”第二天早上,将军长顺想起昨晚的梦,觉得既然佛有此意,就应赶紧把他送回去才对,于是将军长顺便打发人送铜佛返回原籍了。
 
  再说布尔哈通河畔的那个小村子,人们也在张罗,有的说:“咱们得修个庙”,有的说:“请佛就得修庙……”就在人们打算修庙的时候,吉林将军派遣送佛像的人赶了六七天的路,终于把铜像送回来了,他们还带来了将军批的800两银子,作为建庙的经费,大家听说都很高兴。
 
  经过一番准备后,开始动工修庙。整整干了一年,庙基本建成了,大殿3间,东西廊各3间都修完了。只剩下钟、鼓楼、山门未修了,可钱却用光了。这可难坏了乡亲们,怎么办呢?大家就再捐款,有的拿3两银子,有的拿5两,都写到献款簿上,到最后还没有凑够。大家又想到,还是给将军长顺写个信吧。事过不久,将军批来一封公文给珲春副都统,叫他帮助筹集一下。珲春副都统也十分重视,筹款都筹到今黑龙江省宁安县去了。款终于凑齐了,停工一年的庙又动工了,到光绪十八年八月十八终于竣工了。
 
  这个庙占地3000平方米,建筑面积900平方米,全是青砖青瓦,门墙外有两个石碑,刻有碑文,有两个高耸的旗杆,十分雄伟壮观。将军长顺还给这个庙定名为“铜佛寺”,从此这个地方就叫铜佛寺了。据说打那以后布尔哈通河再也不发大水了,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们都过上了好日子。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