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娘娘库



   安图县松江镇过去叫“娘娘库”,啥意思?为啥叫这个名字?这得慢慢讲。

 
  相传很久以前,在二道江(今五道白河)边住着个小伙子叫富成,靠种田、渔猎供养体弱多病的额娘。这天下晌,额娘突然觉得手脚发胀,疼得不敢动弹。她流着泪说:“额娘真死了倒不打紧,若是瘫了就拖累你了,要娶个媳妇就好了。”富成憨厚地说:“孝顺额娘是应该的,儿去请察玛(专伺祭礼等宗教活动的人)。”“唉”,额娘叹口气道:“这长白山下,一个噶珊(村落)望不到头,东家西家都有十里八里远,上哪请?算了吧。”富成忙找出渔网,说:“儿打点鱼来,额娘喝点鱼汤发发汗,兴许能强点,明天儿去挖人参。”说着提网直奔江边。
 
  这时,一位公差骑马而来,高声喊道:“朝廷有令,男丁从军出征,明天中午在穆昆达(族长)家门前集合。”说罢,就奔向别处去了。
 
  富成心情沉重,沿江边撒起网来,可左一网,右一网,连一条尼什哈(小鱼)也没打上来。他瞅准一个水窝子,又撒下网,觉得沉甸甸的,忙收网拽到岸上。富成一看愣住了,网里是一只灰褐色的大雁,水汪汪的眼睛正盯着他呢。他合想:“给额娘做个雁肉汤,更不错。”便拎着雁回到家中。
 
  额娘听见动静,有气无力地说:“又到抽丁的时候……”富成忙道:“额娘,别愁,明早我背您躲进窝集(密林)。”“傻孩子”,额娘摇摇头说:“能躲过么?咱满人的规矩,男儿总要当兵的,莫要人家笑话,你去吧。额娘挺着能过,别挂牵。”
 
  富成只好点点头,拎出大雁,操起尖刀,不知咋的脑袋一忽悠,只见一位美丽苗条的姑娘向他施礼,哀求道:“别杀我,我会跟哥哥一辈子,服侍好额娘……”富成耳听雁叫,定眼一瞧,大雁正向他连连点头呢。额娘看见笑了,说:“这大雁挺懂人味,放了吧。”富成挺纳闷,试探说:“大雁,你要走就快飞吧;不走,就到额娘跟前。”大雁果然来到额娘身旁。额娘高兴地说:“雁啊,我儿明个从军走,你就陪着我吧。”大雁点点头。
 
  富成说:“额娘,我再去撒几网,给她割点草,回来就架火。”富成割了一捆青嫩嫩的水草,打了几条大鱼,赶紧往家走,只见自家的烟囱冒出缕缕青烟。他心想,准是额娘病见强了,下地做饭了,可推门一看,刚才给自己施礼的那位姑娘正淘米呢,额娘手扶着墙笑呵呵地看着。见富成进来,姑娘脸羞得排红。聪明的富成啥都明白了,又见额娘病好了大半,真是又惊又喜,顿时屋里充满了欢乐。可一提起明天富成就要走,又令人悲伤难过。额娘说:“这是天意,明早请来穆昆达作证定婚,待儿回来再完婚。”
 
  无巧不成书。第二天一早,德高望重的穆昆达带着一群骏马赶来了。他说:“祝贺富成从军,族里给每位壮士好马一匹,中午集合出发。”额娘一边感谢,一边讲了昨天的事。穆昆达一听大喜,忙说:“好哇,我来主持定亲!”接着,举行了简朴的仪式,富成和雁姑娘向果勒敏珊廷阿林厄真(即长白山神)跪拜磕头。穆昆达说:“富成走了,你们娘俩搬到我那间房子住吧。”雁姑娘彬彬有礼地说:“老人家,小女想同额娘搬到那里。”说着,用手一指。众人一看,见前边一片坦荡的开阔地,野草莽莽,灌木丛丛,积水片片。穆昆达嘀咕道:“这―,能生活吗?秋冬又如何度日?”额娘笑道:“别忘了,这是雁仙女呀。”穆昆达连连点头。富成问道:“那地方叫啥名啊?”这时,一群大雁正在盘旋起落,互相戏嬉,好不快活。穆昆达端祥半晌,认真地说:“这地方是娘娘库,也就是大雁栖息之地,就叫娘娘库吧。”娘儿住拍手叫好。
 
  穆昆达让富成挑一匹马,说:“记住,后年定在娘娘库给你完婚。”说罢,给其他兵丁送马去了。中午,富成策马扬鞭,与从军的队伍走了。雁姑娘搀着额娘走进娘娘库。
 
  时间一晃过了3年。富成机智勇猛,战功显赫,被宁古塔将军提升为佐领。他获准回乡成亲,然后携家眷赴任。富成回到娘娘库,看见江上有了木桥,一条平整的土路伸向草甸深处,便催马上路,高喊:“娘娘库,富成拜见额娘、相见雁姑娘来了。”第三声刚落,一群群大雁飞舞鸣叫,好像在欢迎他,只见在一座桦木房前,额娘正站在那里向他招手,雁姑娘向他奔来。亲人见面,别提多高兴了……
 
  话是无腿的风。穆昆达主持富成和雁姑娘婚礼这天,远近噶珊的族人都来了,人们看着新郎新娘,都认为是天生的一对英雄美女,大伙看着娘娘库,认为真是好地方。跳家神(最隆重的祭神仪式)后,一群男女青年又歌舞起来:
 
  娘娘库,大雁住,
  草绿地肥养万物,
  出了英雄和美女,
  远近闻名都羡慕。
  娘娘库,快来住,
  山清水秀通桥路,
  长白山下一宝地,
  人丁兴旺家家富……
 
  过了几天,富成一家去了珲春。此后不少人家搬来了。慢慢地,娘娘库形成了一个大聚落,而且越来越繁荣。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