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瓮声砬子



   安图县城明月镇内有一个石砬子,立在道旁边,这就是有名的瓮声砬子。

 
  早先年,这儿有一片湛蓝色的湖。在一条山沟里,住着三十几户人家。每当月亮升起来的时候,沟里就照得明晃晃、亮堂堂的,因此人们就给这条沟起了个名字叫“明月沟”。
 
  明月沟土地肥沃,人又勤快,可是庄稼却十年九不收。因为在那片湖水中,住着个水蛇精。它是个又凶狠又歹毒的家伙,三天两头兴风作浪,发水淹沟,害得明月沟的人们一年到头缺吃没穿。
 
  在明月沟的南头,住着一个名叫韩砬子的小伙子,他长得膀大腰圆,浑身是劲。他3岁时,爹爹上山挖棒槌(人参)没回来,妈妈上山去找,又在半道上让水蛇精给抢去了,于是韩砬子就成了孤儿。俗话说“穷人远近一条心。”韩砬子全靠乡亲们的扶养,才长大成人。他看到水蛇精年年祸害人,又听说妈妈就是被这个妖怪给害死的,便决心为母亲报仇,为乡亲们除害。
 
  这年秋天,庄稼长得分外好,谷穗聋拉到地,高粱红似火。人们眉开眼笑地打绳磨镰,准备收割。一天晚上,韩砬子在大月亮地里磨镰刀,忽听那片湖水震天动地响起来。他心里猛然一动,把镰刀一扔,操起大板刀,拎起硬弓长箭,便朝水边跑去。大老远就望见那水排山倒海滚滚而来,一个巨浪跟着一个巨浪,水花溅起多高。不一会儿,只见水蛇精摇头摆尾地钻出水面,它张开大口,吐着血红的芯子,“丝丝”地怪叫着。韩砬子恨得把牙咬得咯咯直响,拉弓搭箭,用力射去。水蛇精一声狂叫,一个筋斗栽进浪中。可是没过一会儿它挺身一跃,大水又逼上来。韩砬子边战边退,终于败了下来,眼看快到手的庄稼,有不少让大水给淹了。回到沟里,他和乡亲们一讲,有一个小伙子一跺脚说:“走,咱们和它拼了!”屯子里有个上了岁数的刘大爷说:“人多才好办事,不能单枪匹马地闯。那蛇精不容易对付,先找些人顶它一阵,好抢着把没淹的那些庄稼收回来。”
 
  第二天晚上,韩砬子带着十几个武艺高、水性好的小伙子,早早就来到水边等着。原来这水蛇精白天不敢朝面,只有晚上才肯出来。为了报那一箭之仇,这天晚上,那水蛇精果然又掀起巨浪,率领虾兵蟹将驱水而来。隐在暗处的小伙子们立刻乱箭齐发,把水蛇精打得大败而逃。水蛇精又恨又怕,心中暗想:“凭我活了800多年,难道就栽到他们手里?管它黑夜白天,明天早晨给它来个冷不防。”第二天,天刚一放亮,沟里的小伙子们跟水蛇精战了一夜,都乏了,此时睡得正香。水蛇精趁机发起大水,又淹了不少庄稼。
 
  大伙醒来一看,个个气得顿足捶胸,发誓要秘之个妖精拼个死活。韩砬子说:“光着急不行,得想个办法才是。大伙辛苦了一年,全指望这地里的庄稼,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水蛇精全给糟蹋了。我看这么办,大伙都抢收庄稼,我一个人也没啥牵挂,就给大伙打更。要是有风吹草动,我就喊你们。”大伙听了,便都忙着割庄稼去了。
 
  韩砬子到湖边转来转去,挑了一个可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山角,坐在那里观察水面。一天、两天过去了,都平安无事。第三天太阳刚刚落山,火烧云把水面染得通红。忽然,水面微微泛起层层波纹。原来水蛇精以为,这几天没啥动静,人们准会麻痹大意,现在趁着吃晚饭的工夫,再发大水去淹村子。韩砬子一见连忙跑下山报信,大伙立刻奔向水边,截住水蛇精。几个壮小伙子和那妖怪厮杀起来,只搅得水浊浪混。韩砬子抽个冷子,操起大刀向水蛇精的芯子砍去。那妖怪疼得尖叫一声,转身就跑。韩砬子一把捏住它的脖子,把它拖上岸来。俗话说:“好蛇架不住三甩。”韩砬子猛力一抡,可是这水蛇精生得又粗又大,哪里抡得动?砍断了,一转眼它又接上了。在岸上,水蛇精左滚右翻,东转西拐,只闹得飞沙走石,最后,还是逃掉了。
 
  大伙都很发愁。韩砬子说:“愁啥?我继续盯住它!”他让大伙赶紧回去吃饭、干活;自己照样坐在那个山角上,看着水面。他已经几天几夜没合眼了,坐着坐着不禁打起吨儿来。忽然,一个白胡子老头走过来对他说:“瓮中装妖蛇,填水架烈火,绝不告他人。对外若开口,化成大石头。”连说三遍,用手一推韩砬子道:“看,水涨了。”韩砬子吓得忙睁眼细看,白胡子老头踪影皆无,方知是梦。只见雪白的月亮,把湖面照得一片光亮。不久,水波又微微荡漾起来。韩砬子忙跑下山喊人,并告诉大伙抬着土瓮,扛着柴火,呼呼拉拉地来到水边。
 
  浪头一个跟着一个哗哗向岸上涌来,水蛇精踩着浪头钻出水面,一看土瓮脸色大变,连忙收水回巢。人们见这光景都很奇怪,就向韩砬子探问根由。这时韩砬子犯难了,怎么办呢,是告诉,还是不告诉?想起白胡子老头的嘱咐,如果说出真相,自己就会变成石头,他不由得打了个寒嗽。可是转念一想,要消灭水蛇精,光靠自己不行,只有大伙都知道了原委,劲头才能拧到一块去呀。想到这里,他便把白胡子老头说的头两句话学了一遍,人们一听欢喜异常。韩砬子又翻身奔向山岗。月亮落下去了,天放亮了。韩砬子站在山角上,望着茂盛的庄稼、忙碌的人群,心里充满了幸福。不知为什么,他觉得浑身一阵难受,手脚也阵阵麻木,便在石头上坐下来。这时,大水又突然猛涨起来。韩砬子想跑下山给大伙送信!可是他怎么也动弹不了啦,眼看着水蛇精摇头摆尾地钻出水面。可他坐在那里,就是动弹不了。他一急,便高喊:“瓮——瓮——”水蛇精一听,吓了一跳,当它看到没什么动静,便又拥着水浪率领水族向岸上涌来。
 
  正在割地的人们听到韩砬子的喊声,拿着刀枪,带着瓮、柴,往水边跑去。半路上,刘大爷嘱咐众人把土瓮遮掩起来,免得妖怪看见了逃脱。韩砬子看到人们没拿瓮来,便又高声大喊:“瓮——瓮——”可声音没落,他已经完全变成石头了。
 
  水蛇精左看右看,没看见土瓮,心中大喜,怪笑一声,就直窜上岸,向众人凶恶地扑上来。刘大爷一挥手,人们便把水蛇精团团围住,刀枪棒棍一齐打来。水蛇精如何招架得住,寻个空隙就往外闯,哪知道人们正敞着瓮口等它呢。水蛇精一头钻进瓮里,等它明白过来,急忙想往外挣,人们便加水的加水,封口的封口,架柴的架柴,点火的点火,一口气便把那妖怪煮死了。已经变成石头的韩砬子,坐在山角上,不由咧开嘴,发出“瓮―瓮―”的笑声。
 
  从此,明月沟的人们过上了安宁幸福的日子。勤劳善良的人们,常常想起韩砬子,大家都非常怀念他,他也总是和乡亲们“瓮——瓮——”地又是说又是笑。为了纪念:他,人们就把1山角上这块石头叫做“瓮声砬子”了。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