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坚持文化自信 承载民族传统文化 提升方志文化自觉


《新疆地方志》2017年第3期

摘要:新疆各民族传统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新疆编纂出版的三级志书中,使用了大量的篇幅记述各民族丰富多彩、千姿百态的传统文化。这些传统文化极大地增强了志书的可读性,增强了广大读者的阅读积极性。读志、用志对人们了解新疆、了解新疆人民、了解新疆传统文化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由此产生了坚定的文化自信。只有文化自信,才能产生文化自觉。地方志工作者应坚持方志文化自信和自觉,主动担当方志发展的历史责任,为地方志事业发展作出积极贡献。
关键词:志书 传统文化 文化自信 文化自觉

  一、丰富多彩的新疆各民族传统文化
 
  新疆各民族传统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华传统文化是中国各族人民共同创造的。几千年来,新疆作为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有许许多多的部族或民族在这里相会融合,在这里繁衍生息,最终形成了当代新疆13个世居民族和47个民族成分。他们在保卫新疆、建设新疆、维护祖国统一的同时,在生产、生活中创造了新疆传统文化,为辉煌灿烂的中华传统文化增添了丰富的篇章,在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发展的历史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迹,成为中国传统文化宝库里的一朵艳丽奇葩。新疆传统文化内容丰富,如维吾尔族的十二木卡姆《突厥语词典》《福乐智慧》《乌古斯传》,哈萨克族的阿肯弹唱、姑娘追、《哈里哈尔与萨曼》《考孜库尔帕与巴彦苏鲁》,蒙古族的那达慕和英雄史诗《江格尔》,柯尔克孜族的《玛纳斯》等,以及回族、锡伯族的文化传承,各民族的语言融合、文化融合等。尤其语言文字,更是多彩多姿,汉语言文字、维吾尔语言文字、哈萨克语言文字、蒙古语言文字、柯尔克孜语言文字、锡伯语言文字六种语言文字和塔吉克语、乌孜别克语、俄罗斯语、满语、达斡尔语、塔塔尔语和回族话七种语话;当代又融入了东乡、壮、撒拉、藏、彝、布依等民族语言。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自治区人民政府历来高度重视少数民族文化工作,积极支持和帮助少数民族发展文化事业。首先制定和实施了一系列法律和政策措施,以保证民族文化事业在法律的框架内实施,以维护少数民族发展文化的合法权益。近几十年来,开发了大量的民族文化艺术,维修了大量文物古迹(最突出的有喀什古城、高昌故城、交河故城、克孜尔石窟);大力抢救、保护了众多的民族文化遗产;支持少数民族在继承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创作了大批具有浓郁民族特色和时代气息的民族文化精品;尊重和保护少数民族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的权利,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新闻出版、广播影视事业得到了快速发展。这些发展,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规模上,在全国都是排列在前的。同时,新疆各级文化部门还经常性地在群众中组织开展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文化活动,丰富人们的文化生活。
 
  二、志书是新疆传统文化的重要承载工具
 
  自1983~198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自治区、地州、市、县三级地方志工作部门至今,已经基本完成了首轮社会主义新方志的编纂工作,2006年开始第二轮社会主义新方志的编纂工作。30多年来,编纂出版了新疆通志》81部,地、州、市志14部,县(市、区)志116部。在新疆三级志书的篇目设置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都再三强调,要求各地修志部门将民族传统文化设专编、专章、专节记述,不可缺项遗漏,而在内容的记述上,各级修志工作者出于对传统文化的充分认识和高度自觉,全面完整地记述了新疆各民族传统文化,使新疆地方志书独具特色,受到了广大读志者的喜爱与称赞,国内知名图书馆、部分省级方志馆,以及_些个人纷纷收集、收藏。
 
  新疆编纂出版的三级志书中,均使用了大量的篇幅记述各民族的传统文化。如《新疆通志》专设《民族志》《语言文字志》《文化事业志》《文物志》《著述出版志》等,都从各自专业的角度,全面记述了新疆各个民族的传统文化。又如《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志》中对阿肯弹唱、哈萨克医药和民族传统体育的记述;《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志》设专编——柯尔克孜族英雄史诗《玛纳斯》,共6章,并附有著名《玛纳斯》演唱大师介绍;《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志》专设“民族文艺”,将生活在博州主要民族的歌舞艺术逐一记述;《吐鲁番地区志》将文物古迹设编的同时,又将“交河故城”升格设编,把这座已有两千多年历史的、我国及中亚地区同类中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建在黄土台地上“可与长城、运河比美”的故城遗址进行了全面的介绍。《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志》专设一章“非物质文化遗产”,设“鹰舞、鹰笛”“引水节和播种节”“马球”“塔吉克族婚俗和丧俗”4节记述;《和布克赛尔蒙古自治县志》专设一章“蒙古族方言、谚语”,用近万字记述;《和田地区志》中设“和田玉”专编,记述和田玉产生、生产过程,也记述了和田玉文化,高度总结:“和田玉的开发利用,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用和田玉制成玉器,具有浓厚的中国气魄和鲜明的民族特色,是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的珍贵遗产和艺术瑰宝。”[1]《农八师垦区石河子市志》文物设一章“‘军垦第一犁’精神”,在全面反映了当年兵团战士人拉肩挑,开荒造田的故事后,说道:“为使人们记住艰苦奋斗的军垦第一犁精神,在石河子市政府、农八师办公大楼前塑了一尊‘军垦第一犁’的铜像。铜像以象征手法再现垦荒初期的历史场景,昭示后人继承和发扬‘军垦第一犁’精神。”[2]
 
  三、志书民族传统文化的记载彰显了文化自信
 
  新疆各族传统文化,包括语言、文学、艺术等一切意识形态产品,都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充分彰显了中华传统文化的一体多元性,充分体现了在长期历史发展中,各民族文化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血脉相连,相互依存,相互交融,缺一不可。而在相互交融过程中,又逐渐形成独特而多姿多彩的、形态多样的、优秀的、传统的民族文化。我们新疆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特性,绝大多数民族都有自己本民族的语言和文字,有自己独特民风民俗,有与众不同的文化艺术,甚至还有各异的民族传统文化历史发展轨迹。从志书中,读者可以了解,新疆是人类语言文字的博物馆,新疆是中国岩画的发源地之一,新疆是歌舞之乡,等等。志书记载的丰富多彩、千姿百态的民族文学艺术,充实着祖国文学艺术的宝库。尤其是音乐、舞蹈精彩纷呈,活跃热烈非凡;语言文字多音多种,使用人口众多;文物考古精致久远,文物价值颇高;宗教信仰多样自由,活动场地充足。由此充分证明了中华各民族传统文化是相互交融的,少数民族传统文化和中华传统文化是一脉相承,不可分割的。中华传统文化就是各民族相互联系的文化。
 
  新疆编纂出版的数百部志书,通过读志、用志,对人们了解新疆、了解新疆人民、了解新疆传统文化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全国人民对新疆的志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人们评价曾获全国一等奖的《库车县志》为“对民族文化的记述精彩独到,记述的龟兹文化给人们带来了全新的读志享受。”就《新疆通志•民族志》对新疆各民族宗教的记述说:“读了才知道,新疆有这么多的民族,新疆人的宗教信仰原来是这样的。”对获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优秀社科成果二等奖的《新疆通志•语言文字志》说:“独具一格,语言文字写成一部志书,没有想到。”人们通过对《新疆通志•文化志》《新疆通志•新闻出版志》的阅读,深深地感到:“党和政府对民族文化的关心、爱护和高度重视,为发展新疆各民族文化作出了巨大的努力,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出版了这么多的古籍,建设有这么多的电视台和电视频道。”通过读志、用志,从而也激发了新疆各族人们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为自己作为新疆人,作为新疆传统文化的继承者而感到无比的自豪,从而认识到新疆民族传统文化是深深扎根于中华文化的沃土中,是“多元一体”的文化的多元之同时又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独特的民族意识和一致的民族精神,并摒弃只强调本民族传统文化,忽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漠视和排斥其他民族文化的观念。做到消除民族间隔阂,使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促进各民族共同繁荣。
 
  通过读志、用志,正确地摆正少数民族在祖国传统文化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中国是个大国,是由56个民族组成的,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工程也是由全国56个民族共同建设的。每一个民族在为自己的存在和发展的同时,创造和发展了传统文化,由此,使我国民族众多,文化多样,共同筑成了历史悠久而丰富多彩的传统文化,在中国每个民族的传统文化,都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的组成部分。在我国历史上,各民族之间频繁接触,密切往来,彼此渗透,互相融合。全国各族人民都要有中华民族文化的认同感,团结一致,共同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出每一个民族应有的贡献。
 
  四、坚持文化自信才能做到方志文化自觉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全党要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并进一步强调:“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文化自信,是我们地方志工作的指南。要想完成地方志规划任务,必须要有坚定的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是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的源泉,只有文化自信,才能产生文化自觉。地方志工作任重而道远,清苦异常,没有方志文化自觉,没有对地方志事业的深刻认识,对地方志发展规律的正确把握,对发展地方志历史责任的主动担当,是做不好这项工作的。《全国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0年)》提出的“两全目标”,即到2020年全面完成第二轮修志规划任务,实现省、市、县三级综合年鉴全覆盖等重点目标任务。对尚未完成规划任务的县市要求其倒排工期,细化责任,确保按时完成任务;对已完成第二轮修志任务的县市,要求必须努力扩大本地区地方综合年鉴编纂覆盖面,为实现省、市、县三级综合年鉴编纂全覆盖奠定良好基础。
 
  中国的地方志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是最具中国地方特色的文化形式之一,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和历史智慧的结晶。地方志国外没有,唯中国有,是独有的文化标识。作为当代地方志工作者,是值得十分自豪和骄傲的。且不说20年一修(过去是60年一修),人一生有几个20年,单就这项事业的传承性,就其盛世修志的特有性,我们就应当正确地认识它,热忱地对待它。文化自信来源于我们对文化的热爱与执着。当前,正处于地方志事业的转型期,有许多方志文化需要我们去探讨、去研究、去实践。当今世界,多元文化并存,只有做到方志文化自觉,才能在不同文化的对比和互动中把握根基,不迷失方向,从而增强地方志工作自身转型的能力。
 
  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冀祥德在“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暨《广西通志》(1975~2005)出版座谈会”上指出:“地方志作为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传承中华文化、弘扬历史传统的重要载体,承担着资治、存史、教化的重要功能。地方志工作者要深刻认识地方志在传承中华优秀文化中的重要地位,深入挖掘地方志精髓,主动作为。”我们要认真贯彻实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加大优秀文化产品创作生产扶持力度,推进‘民汉优秀文化作品互译’工程(包括志书互译)。着眼新常态,围绕自治区“十三五”规划,把修志工作融入到新疆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和文化建设的现实之中,充分发挥地方志“资治、存史、教化”的功能,以信息库、资料库和数据库的资源优势,在有效的社会服务的实践中,实现地方志价值的最大化“修志问道,开启未来”我们任重而道远。
 
参考文献
 
[1]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和田地区志》,第1347页,新疆人民出版社,2011年。
[2]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衣八师垦区石河子市志》,第709页,新疆人民出版社,199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