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发展传承背景下兵团方志文化的继承与弘扬


《新疆地方志》2017年第3期

摘要:兵团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交汇融合的硕果;兵团方志文化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发展和传承,也是对兵团文化的延伸和拓展。兵团志书是中华志林中的新志种,兵团史志鉴是兵团文化系统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兵团方志文化的继承和弘扬,要不断扩大方志文化阵地,充分开发利用史志鉴资源,把单一重视编修综合史志正本,转向对行业史志、专业史志、特色史志的全面重视,并利用史志鉴成果,及时将其转化为地情资料、文献参考。要抓住时机多出一些“短平快准”(出书周期短、保险系数大、编写速度快、切入点准)的地情书,积极营造方志文化大格局,不断拓展方志文化的新领域。
关键词:兵团 方志文化 继承 弘扬
 
  一、兵团文化植根于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中,并在继承中发展,在汇集中提高,在融合中升华
 
  兵团是党政军企合一的特殊组织,在新疆特殊的地理环境中担负着中央赋予的特殊使命。伴随着兵团各项事业的发展,形成了兵团文化。
 
  半个多世纪以来,兵团人对共和国的贡献不仅在于以自身的存在维护了六分之一国土的稳定,也不仅在于以自身的艰苦奋斗开垦了片片绿洲、建起了座座新城、奠基了新疆工业、领跑中国现代化农业,而且以其智慧和心血创造了独特品质、独具特色的兵团文化。这种文化以其丰富的内涵、多彩的形态进一步继承和弘扬了中华传统文化。
 
  (一)兵团文化有着厚重的历史底蕴——屯垦戍边文化,成为激励后人投身新疆屯垦戍边事业的强大力量源泉。
 
  新疆屯田始于两千多年前的西汉时期,曾涌现出无数具有爱国主义精神的历史人物,他们的精神和行为通过各种历史遗迹、传说故事、诗词文章、史料典籍、文化活动、科学研究等不断流传,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宝库中的重要内容,也为新疆地方文化打下了不可磨灭的屯垦文化印迹。
 
  兵团人自觉把历代屯垦文化作为自己的文化源泉,奠定了兵团文化发展的雄厚基础,使兵团人同历代屯垦将士,同历史上的仁人志士之间有了精神上的对话和情感上的沟通。历史上无数英雄壮举,反映他们心路历程的诗词文章,记载他们英雄业绩的历史典籍,讲述他们英雄故事的民间传说和有关历史遗迹,都让兵团人倍感亲切,把他们作为激励自己的榜样。通过对他们业绩和精神的肯定,获得自己的精神享受和文化满足。
 
  (二)兵团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交汇融合的硕果——形成多元文化,是一种创新的文化模式,对中华民族文化的丰富和发展作出了独特贡献。
 
  兵团文化是爱国主义文化。兵团文化发端于军旅文化,精神实质就是为保卫祖国、捍卫祖国统一而献身的爱国主义、革命英雄主义、乐观主义。兵团保持了人民解放军的优良传统,承袭了军队的基因。各个时期兵团人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博大情怀和崇尚真善美,为人类崇高的事业而奋斗的人格魅力,这些构成了兵团文化的风骨和主旋律。
 
  兵团文化是兵地融合文化。如果各民族之间文化发展不平衡或形成文化隔阂,则会给敌对势力、分裂分子挑拨煽动提供可乘之机,从而对边疆稳定和民族团结造成极大破坏。兵团在长期发展过程中,与新疆各族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兵团文化从新疆各民族文化中吸取了丰富的养分,也进一步丰富了新疆各民族的文化,成为兵团与地方、新疆各民族之间牢不可破的文化桥梁和纽带。
 
  兵团文化是兼容并包文化。兵团文化包含着众多文化元素。从纵向来看,兵团文化是自西汉以来历代屯垦文化与现代屯垦文化的融合,她继承了历代屯垦文化的优秀成分,是数千年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与当代文化的融合。从横向来看,一是军旅文化和屯垦文化的融合。二是各民族的文化融合,特别是内地以汉族文化为主的文化同新疆各少数民族的文化融合。从更广的角度看,是中亚文化、欧亚文化的融合。
 
  兵团文化是绿洲文化。绿洲文化内涵极为丰富,她继承和发扬了南泥湾文化,又包含现代化大农业文化、农工商一体文化、边境文化、熔炉文化。兵团人以绿洲为平台,养育着一批批作家和诗人,形成了一支优秀的文化工作队伍。
 
  兵团文化是传承创新文化。兵团文化汇集了全国各地文化,融合了新疆各民族文化,这不是简单的汇总合成,是兵团几代人用辛勤的汗水凝结的智慧结晶,是兵团各族儿女赖以生存的精神家园。这种传承和创新正是兵团文化的生命力所在。
 
  (三)兵团文化的内涵。
 
  兵团文化之所以能自成一体,是因为两千多年积淀而形成中国屯垦戍边文化,是她割不断的血脉;雄浑壮丽的军队文化,是她脱胎的母体;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是她的基因细胞;艰苦创业、开拓进取的坚强意志,是她不竭的源泉;热爱祖国、无私奉献,是她的核心和灵魂。
 
  那么,什么是兵团文化?第一,兵团文化是中华文化在新疆的重要代表群体,具体反映在兵团体制、生产方式、文化作品和思想观念、行为方式、生活方式等方面。第二,兵团文化基本特征是带有军旅特色的屯垦戍边文化,以此为主脉,兼收并蓄了我国南北方各区域、西北地区各民族的部分文化特征,形成了以中原汉民族文化为主体,兼具各民族、各地域色彩的特殊文化形态。第三,兵团文化的核心是“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艰苦创业、开拓进取”——兵团精神,这与党的十八大提出并倡导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符合,又传承了中华文化的精髓。第四,兵团文化是几代兵团人秉承了井冈山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三五九旅精神、老兵精神,在60多年的历程中,在与分裂势力、非法宗教势力、暴力恐怖势力复杂斗争中,在克服自然界恶劣条件的考验和应对各种复杂环境中逐步积累形成的,是中华文化的宝贵财富。
 
  二、兵团方志文化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发展和传承,是对兵团文化的延伸和拓展

  (一)兵团方志文化成果。
 
  新疆屯垦发轫于西汉,至今有两千多年历史。中国现存史志典籍浩如烟海,尚未发现前人写过专门的屯垦志,且记载新疆历代屯垦史料少而散。编修兵团志书,即新疆屯垦戍边志书,史无前例。
 
  兵团修志工作起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2013年兵团全面完成首轮修志任务。共计出版兵团、师(市)、团(场)三级志书232部。其中兵团级志书46部(含《兵团志(1949~1988)》1部、专业志45部),师(市)级志书14部,团(场)级志书175部,专业、行业、部门、单位志书97部,约1.3亿字。
 
  兵团第二轮修志工作于2009年启动,规划编纂出版兵团、师(市)、团(场)三级志书164部。其中兵团级志书1部,即《兵团志(1986~2010)》师(市)级志书19部(含4个事业单位志书),团(场)级志书144部,于2019年全面完成修志任务。目前,兵团第二轮修志工作正常有序地推进,据统计,已正式公开出版师(市)级志书5部,团(场)级志书9部。一、二轮修志,兵团共出版各种史志书籍900多部,各类年鉴200多部,共计3.5亿字。兵团志书共获省级或省级以上各类奖项110多次,其中2000年以后达90多次。
 
  (二)兵团志书成为中华志林中的新志种。
 
  兵团修志,开创了编修新疆屯垦戍边志的先河,填补了新疆屯垦史志的空白。它继承了中华优秀文化传统,坚持了中华民族编史修志的优良传统,汲取了全国新编地方志优秀成果的成功经验,结合兵团特殊体制,制定出符合本地实际的结构框架和创造性的写法。兵团志书记载了新疆历代屯垦戍边事业发展、兵团的历史和现状,真实地反映了毛泽东屯垦戍边思想在边疆的实践,反映了以“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艰苦创业、开拓进取”为内容的兵团精神。这些志书从体例到内容,从语言到文风,都洋溢着边塞的新意,体现出刻意创新的风格。兵团系统志书的地方特色和屯垦特色鲜明,富于创新,资料弥足珍贵。兵团志书的编修,为新编中国地方志增添了新志种,为后人编纂屯垦戍边志探索出宝贵经验,为当代社会主义新方志增添了新内容。
 
  (三)兵团史志鉴成为兵团文化系统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兵团组建以来,虽然创造了屯垦伟业,但是在很长一段时期外界对兵团的了解较少,甚至产生了误解。有一首流传很广泛的顺口溜,所谓兵团“是军队没军费,是政府要纳税,是农民办工会,是企业办社会。”兵团各级志书通过大量翔实、系统、准确的资料,记述兵团组建、兵团发展的历史和现状,宣传了兵团的性质、地位和作用,宣传兵团为保卫祖国边疆、维护社会安定、加强民族团结、各项事业建设等所做的巨大贡献。志书列举的大量事实证明,在新疆组建兵团,是党中央的英明决策,是一个伟大创举。在兵团的发展历史上,没有哪一部书能把兵团的自然、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社会诸方面写得如此全面系统。通过读志书,人们对兵团这一特殊的、带有神秘色彩的组织形式有了了解和认识。
 
  兵团各级志书是兵团事业和兵团精神的载体,对宣传兵团所起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兵团志书真实、全面、系统地记载了新疆历代屯垦戍边事业和兵团发展历史及现状,反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历代中央领导集体关于屯垦戍边思想在治理边疆的实践,为了解兵团、研究兵团,为研究新疆屯垦和毛泽东屯垦思想提供了珍贵资料。
 
  三、兵团特殊的体制,编纂出特殊的志书
 
  兵团修志是根据国家和自治区统一部署,在兵团党委统一领导下开展的。兵团编修的志书是指兵团、师(市)、团(场)三级志书,修志工作经费由兵团财政全额拨款;同时,兵团企事业单位在各级修志专业部门的指导下,自行制定编修方案,解决修志经费。在把握兵团这一新客体基础上,各地在实践中探索出一条成功之路,摸索出一套切实可行的办法。
 
  (一)兵团首轮修志,在突出屯垦戍边特色上下工夫。
 
  兵团系统的志书具有一般性和特殊性的双重品格。第兵、师、团三级志书是规范的综合性地方志,有广阔的垦区空间,设有类似于地方政府的各类职能部门。第二,兵团肩负着屯垦戍边的特殊使命,具有同这一特殊使命相适应的特殊体制。所以,兵团系统的志书恪守_般性本质,突出特殊性构件,使二者和谐地统一在兵团系统志书上,这是兵团修志的重要经验。
 
  1.在框架结构设计方面做了大胆尝试。兵团各级志书均设有垦区开发编章,下设进军荒原、拓荒产生、建立农牧场三部分。比如《兵团志》是兵团综合性志书,同时又是《新疆通志》中的一个分志。所以它不能像其他卷那样只记一个专业,而是一地的综合体。基于以上情况,我们的做法是:第一,突出特色。在总体面貌和框架结构上设农垦事业章节,为本志基础篇和主干篇,设师(局)概况章节,突出屯垦戍边、专业特色。第二,志中之志。因为兵团在新疆境内,所以在保证《新疆通志》完整统一前提下,对兵团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部类进行客观记述,便形成了志中之志。为了避免志中之志的膨胀,我们在志书编纂过程中作了一些技术处理,如将自然环境内容降格,以免与《新疆通志》中自然部类大量重复。所以《兵团志》既恪守《新疆通志》的体例,又保持了其完整性,使之成为《新疆通志》有机组成部分,解决了客观存在的专业性和综合性这对矛盾,得到方志界专业人士的认可。
 
  2.在体例编纂运用上采取创造性的写法。在记述方面用记事本末体,按照时序记述开发垦区的历史进程,再现创业的时代风貌,对大事要事和典型人物进行较完整的记述。在写法上借鉴了史体,如《垦区开发》编章:进军荒原、拓荒产生、建立农牧场,夹叙夹议。在体现兵团特点方面,精心布局,慎重考虑,不惜笔墨,详尽如实。行政区域位置,除记述其地理方位、在自治区何部位外,还记述垦区在何县(市)境内,对建制沿革都作了详细记述,对境域及边境线都逐一记述其变化、定界过程及相关依据。
 
  比如《农二师志》,将发生在农二师境域以外、而是农二师前身老红军部队的光荣战斗史,以及发生在农二师境内却不是农二师所为的历代屯垦史,分设为两章,合为序编,冠于各编之首,使先民的屯垦史和红军的战斗史交相辉映,廓清了农二师屯垦戍边的源头。又如《农七师志》,在横向上先设建置编、地理编,中设人口编、人物编,后设经济编、政治编、军事编、文化编,形成主体框架,前冠概述,后殿大事记,形成了以人为主体、以客观存在为依据的新的志书体例。在纵向上,全志设概述,各编设综述,各章、节有无题序,这三层形成一个严密的记述系统。再如《农八师垦区石河子市志》,石河子市是农八师创建的一座军垦新城,师、市领导人多互相兼职,如果农八师和石河子市分别修志,势必大量重复,于是便采取一个屯垦戍边的垦区和一个行政区划的市,合在一起编修。
 
  (二)兵团第二轮修志,加大了对经济部类和政治部类的编写力度。
 
  1.关于经济部类的编写。第二轮志书时限内是兵团处于改革开放大发展时期,如何把兵团这段重要发展时期记述下来?一是在框架结构上增设经济事项,二是在层次上增补经济内容,三是对经济事项设专志编章节,四是对经济事项升格处理,五是对经济部类浓墨重彩突出重点。
 
  一是增设经济综述编章。兵团首轮志书经济部类是由多个专业编章节构成,这些横分门类从一定意义上割裂了事物的整体性。为了弥补这一缺陷,经济部类增设了独立的综合编或章,排列在经济部类之首,以保持其基本内容相对完整、反映经济发展的总貌。师市设编章节体,团场设章节体,分为:(1)经济发展战略。主要记述党委的战略性决策,包括一定时期内经济发展重点、措施、重大项目等。(2)经济总量。一般只记国内生产总值、财政收入增长率以及主要产业增长速度,主要用来反映经济增长情况。(3)经济结构。包括产业结构、行业结构、投资结构、所有制结构、布局结构等。
 
  二是增设经济体制改革编章。首轮志书中,各单位部门的改革都体现在行业具体工作中。在第二轮修志中反映兵团经济体制改革,有很多内容是不能分开记述的,单独设置经济体制改革编章作总体记述。经济体制改革采取集中与分散相结合的办法,或大集中与小集中相结合的方式。经济体制改革相对集中记述,其他领域的改革分散记述。记述时要处理好经济部类相关内容的交叉重复问题。
 
  2.关于政治部类的编写。兵团首轮三级志书,除少数志书外,大多数没有设置党委重大决策和行政施政这两部分内容。在编修第二轮志书中,集中记述了党委和行政制定政策及实施政策的行为,以展示兵团党委和行政的执政之德、为政之绩、为政之失,并从中吸取执政、为政的经验和教训。
 
  一是编写好重大决策。内容选择:(1)依据地情提出的发展思路,结合历届党委确定的经济发展总目标(长期决策)和各个“五年计划”的目标(中期决策),按时序记其演变、完善。(2)经济空间布局调整决策,如本地经济活动的空间分布与匹配状况调整,是经济结构变化的重要方面。(3)志书时限内可选取几个本师、本团特有的、具有重大影响的典型决策事例,按时间排列记述。
 
  二是编写好重要施政。内容选择:(1)表现为与党委决策的对接,集中记述实施党委决策采取了哪些措施,实施的成效和结果。(2)选择的内容应超出党委决策内容,因为行政所实施的政务不仅有本级党委的决策,还有上级行政的部署。(3)选择内容概括为本行政区域内历史发展的中心工作,突出时代特点和地域特色。(4)可以按历史阶段选择事项,也可以按行政历届选择。注意针对施政过程的主要环节、重点内容择要记述。
 
  四、充分开发利用史志鉴资源,不断扩大方志文化阵地
 
  30多年来,兵团师、团不仅完成了编修史志鉴正本,还伴随形成了大量资料长编。这些珍贵的史料文献,如同一座座丰富的宝藏资源,其史料价值不可估量。在实践中,各地利用这些珍贵资料,不失时机地将其转化为多项多种成果。
 
  (一)把单一重视编修综合史志正本,转向对行业史志、专业史志、特色史志的全面重视。
 
  综合史志书籍有其局限性:一是由于受到体例控制,诸多事项不能详细展开记述,但对于地情研究和参考则需要更为详尽的内容。二是综合史志20年左右编修一部,年限跨度较大,编纂周期较长,动用工程量较大,这与时代发展很不相适宜。所以不仅要编修一部综合史志,还需要编修它的延伸物——行业史志、专业史志、特色史志,对其加以弥补完善,形成一树多果、全面开花,以此扩大史志成果。
 
  (二)抓住时机,多出一些“短平快准”(出书周期短、保险系数大、编写速度快、切入点准)的地情书。
 
  编修出版一部综合性史志书籍正本,少则需要两三年功夫,编纂周期较长,且书体部头较大,携带、使用不便。如何及时把兵团史志成果转化为提供服务的地情书,形势要求已经变得更加迫切。作为史志工作者,更要从新疆、兵团的发展战略高度和全局出发,挖掘、研究史志成果,顺应、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
 
  (三)积极营造方志文化大格局,不断拓展方志工作新领域。
 
  紧密结合兵团党政工作大局,积极主动参与多项工作,不失时机地与组织、宣传、党校、政策研究等部门联合,参与编写电视宣传片、读志用史活动、举办地情展览等。结合本土文化,编纂出充满正能量的教科书。兵团及各师市、团场利用史志资料作为乡土教材,写兵团的事、写身边的人。利用史料文物资料,建立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军垦纪念馆、历史博物馆、红色旅游景区等。
 
  兵团的发展已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方志文化的继承与弘扬,还要多渠道、多方位地推广宣传。兵团史志成果作为“官书”不能束之高阁,要依靠信息化手段,借助现代网络技术不断扩大社会影响。要不断改进工作方法,开拓思想境界,不仅仅编书,还要做栏目、搞调研、出专题等,充分研究地缘优势,扬长避短,体现兵团特色。要更加主动地推动兵团方志文化的深化改革,为新疆的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提供有力的思想保证、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