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利用《新疆通志·宗教志》为“去极端化”发挥积极作用


《新疆地方志》2017年第3期

摘要:《新疆通志•宗教志》(以下简称《宗教志》)为自治区“去极端化”工作提供了历史佐证和现实依据,是对“三股势力”的歪理邪说进行坚决斗争的有力思想武器,对扩大全社会对党和国家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政策的普及以及对宗教管理者和宗教理论研究者进一步准确把握宗教发展规律,正确认识我国宗教工作的本质,引导我国宗教坚持中国化方向,解决宗教领域突出问题,加强宗教界自身建设,促进新疆宗教领域团结稳定,为实现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总目标提供历史依据。
关键词:《宗教志》 “去极端化” 价值作用
 
  一、《宗教志》概述及特殊地位
 
  (一)《宗教志》是新疆有史以来第一部专门记述新疆宗教历史与现状的志书。《宗教志》在大规模调查研究的基础上,用真实可靠的文献资料,全面、系统、科学地叙述了新疆宗教的历史与现状,对历史上新疆流行的6种宗教进行专篇详述,客观记述各种宗教的起源、发展与演变,撷史记事。全书约90万字,由概述,大事记,原始宗教篇,祆教、道教、景教、摩尼教篇,佛教篇,伊斯兰教篇,天主教、基督教(新教)、东正教篇,宗教工作篇,机构、队伍与宗教研究篇及附录组成,首次单独编纂成书。在编纂过程中,始终坚持去伪存真的原则,坚持思想性和科学性、资料性的统一,立足新疆宗教的实际情况,全面真实地反映新疆各个宗教的历史和现状,特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党和政府制定并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和相关法律法规情况,是一部关于新疆宗教工作的百科全书。
 
  (二)《宗教志》是信史具有史料价值。历史是一面镜子,《宗教志》为我们研究、借鉴历史经验提供了宝贵资料和依据。长期以来,对于新疆民族宗教的历史,总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刻意篡改,甚至编造历史,为他们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服务。编写《宗教志》,就是客观地记录历史,给后人留下信史,让史实自己说话。民族宗教问题,始终是影响新疆民族和睦、宗教和顺、社会稳定、经济发展的决定性因素。《宗教志》对宗教工作而言可全面掌握新疆各宗教的状况和特点,对研究工作者而言可提供资料和信息,对广大读者而言可成为了解新疆的一个窗口,必将为新疆的民族团结、社会稳定、经济社会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三)《宗教志》是“官书”具有权威性。权威性是志书的基本特征之一。1983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和人民政府决定编修《新疆通志》,当年成立新疆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全盘负责编修工作。历经30余年,新疆社会主义新方志各专志陆续成书出版《宗教志》也应运而生。《宗教志》是新方志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全面系统地记述了新疆宗教的历史和现状,其编纂始终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和习近平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为指导,坚持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坚持马克思主义宗教观,贯彻党的宗教政策,尊重历史,尊重信教群众的感情。《宗教志》实事求是地反映了党和政府制定并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和相关法律法规在新疆的成功实践,是一部十分重要的研究和资政工具书,为党和政府对宗教问题决策提供依据。
 
  二、《宗教志》价值利用的路径
 
  (一)大众传媒是扩大《宗教志》利用途径的有效手段。从本质上看,传播是带有社会性、共同性的人类信息交流的行为和活动。其特点是:双向 性、共享性、快速性、广泛性。《北史•突厥传》:“宜传播天下,咸使知闻。”当今,网络新媒体的诞生,使现代信息传播技术发生了巨大变革,各种媒介凭借其强大的传播力正不断改变影响着人类的生活方式。地方志作为古老的文化存在形态,一直以来以单一的“一本书”为载体的传播形态,已明显不能适应形势发展需要。特别是以“互联网+ ”为特征的网络新媒体传播技术的兴起,突破了传统媒体的局限,改变了社会大众的阅读习惯、阅读方式。通过对《宗教志》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建立起以纸媒、电脑、手机为载体的传播平台,让《宗教志》以新的传播方式进机关、进农村、进社区、进校园、进企业、进军营等,不断延伸和扩大《宗教志》的传播触角和路径,真正在全社会营造“读志”“传志”“用志”的良好氛围。
 
  (二)《宗教志》是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地方志作为中国特色的文化遗产,以其独特优势,在承载中华文化、坚定文化自信、提升国家软实力进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编纂社会主义新方志是“三个文明建设”的组成部分,是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系统工程,是承上启下,继往开来,服务当代,有益后世的千秋大业。这明确指出了新编志书的重要作用和意义。国务院《全国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0年)》指出,拓宽用志领域,发挥地方志资源在公共文化服务中的重要作用。宗教作为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了固有的原则与演变发展规律,因而对人类文化产生了多方面的影响,并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牢固地和民族传统文化融为一体。新疆是一个多民族、多宗教地区,多宗教、宗教多元文化并存。宗教文化多元通和,源远流长。《宗教志》是新疆文化建设的一项重要成果。它通过对历史的科学回顾,可教育引导各族干部群众深刻认识我们所处的历史方位,在对历史的深入理解中准确把握现实。把《宗教志》置于服务公共文化体系建设之中,在以现代文化为引领的传播中真正发挥其存史、育人的内在核心作用,从而团结凝聚各族群众,包括信教的和 不信教的群众,维护祖国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 稳定。
 
  (三)《宗教志》是加强各族群众宗教观教育的重要载体。地方志是爱国主义教育、社会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的现实的、生动的、具体的、富有说服力的“活教材”。《诗•周南•关雎序》:“美教化,移风俗。”《礼记•经解》:“故礼之教化也微,其止邪也于未形。”可见自古以来教育就具有启发鼓舞的感情功能,考察社会的认识功能,受者互相感化、提高的教育功能、批评不良风气的讽喻功能。在一定意义上,志书是爱国主义教育、社会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的现实的、生动的、具体的、富有说服力的乡土教材。在新疆“三股势力”利用群众朴素的民族宗教感情,大肆散布宗教极端思想,湮灭维吾尔族的优秀传统文化,阻碍维吾尔族群众过上现代世俗生活,破坏各民族的大团结、伤害各民族兄弟情感、危害各族群众的安全和幸福生活。因此《宗教志》对于民族地区各族人民群众树立正确的宗教观教育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通过志书教育各族人民群众:新疆自古以来就是多元文化和多宗教并存的地方。通过坚持用喜闻乐见的方式,牢固树立对国家的认同,对中华民族的认同,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对中国共产党的认同,从而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的国家观、民族观、宗教观、历史观和文化观。起到正确认识新疆宗教演变史,从而让《宗教志》成为宗教演变史教育的历史普及读物。
 
  三、《宗教志》价值利用的现实性意义
 
  (一)进一步丰富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教育的需 要。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教育是以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基本理论为教育内容,以受教育者树立科学精神为教育目的。通过对中国共产党关于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教育的论述进行梳理和研究,对贯彻落实中国共产党的宗教理论和宗教政策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一直以来,西方反华势力把各族人民群众特别是青少年群体作为宗教渗透的重点对象。如何贯彻落实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的原则,有效抵御敌对势力利用宗教进行渗透,积极引导各族人民群众特别是青少年正确认识和对待宗教问题,从而澄清一些关于宗教问题的模糊认识与错误看法,已成为当前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教育的一项重大而紧迫的战略任务。历史是一面镜子,而《宗教志》比较全面系统地记述了新疆宗教演变的历史和现状,客观准确地反映了党和国家的宗教政策、法律法规在新疆的成功实践,为我们研究、借鉴历 史经验做好宗教事务管理提供了宝贵的资料和依 据。以《宗教志》为载体,加强对各族人民群众特别是青少年群体,开展马克思主义宗教理论、党的宗教政策、宗教法律法规和宗教基本知识的教育, 树立马克思主义国家观、民族观、宗教观、历史观、文化观。树立新疆自古以来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新疆自古以来是多民族、多宗教的地区;新疆的历史是各民族共同创造的;新疆的发展离不开党中央的支持;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新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的观点,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二)正确认识宗教本质及其社会功能的需要。宗教就其本质来说,是一种社会意识形态和文化历史现象。宗教作为远离经济基础的意识形态,相对独立性较大,经济基础对它的决定性作用以及它对社会生活的影响,往往同政治、法律、道德等因素相交织,使宗教问题的复杂性突现。宗教在社会中不是孤立存在的,宗教与社会各方面发生关系,在信教群众较多的地区,又是广泛的社会问题,其中有些宗教问题与政治问题相联系,在一定条件下,形成复杂的社会政治问题。在社会主义社会,宗教仍具有长期性、复杂性、群众性、民族性和国际性的特点。受地缘关系、国际政治、跨界民族等因素的影响,新疆的宗教问题呈现出特殊复杂性。而《宗教志》揭示了宗教的本质属性,传播发展规律及其特点,这对于正确研究社会主义时期,尤其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宗教问题,端正人们的认识,对于宣传我国的宗教政策,宣传我国人民所享有的充分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宣传我国宗教的现状,将发挥重大作用与影响。
 
  (三)在新疆进行反分裂斗争的需要。纵观新疆历史,特别是新疆民族宗教的演变史,我们可以看到,当前,新疆经济发展、社会稳定、民族团结、宗教和睦,社会总体和谐。但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新疆作为一个多民族、多宗教地区,各类社会矛盾错综复杂,宗教领域也面临着许多新矛盾和新问题,国外一些宗教组织加大了对新疆传教的力度,特别是境外敌对势力加紧利用宗教对新疆进行政治渗透;境内外“三股势力”不断变换手法,竭力利用宗教进行分裂祖国的活动。在意识形态领域渗透与反渗透、颠覆与反颠覆、分裂与反分裂斗争异常激烈复杂,直接威胁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总目标的实现。地方志工作是意识形态领域的重要工作,地方志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内,它是整合民族感情的粘合剂;对外,它是抵御外来文化侵略的一道屏障,在确保意识形态安全、筑牢思想文化阵地等方面发挥重要独特作用。《宗教志》就是通过正本清源,充分证明历史上新疆从来没有脱离过中央政府的管辖。充分证明新疆自古以来就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充分证明新疆是一个多文化、多宗教交流交融的地方。充分证明新疆的历史是各族人民共同创造的历史。充分证明新 疆的发展离不开中央政府的支持。充分证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党和国家的支持下,新疆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而树立和加强对伟大祖国、中华民族、中华文化、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在意识形态斗争中理直气壮地用志书发 声,用志书说话,与“三股势力”作斗争。可以说,《宗教志》为我们当前和今后正确处理好宗教问题提供了一些具有规律性的重要启示。
 
参考文献
 
1.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新疆通志•宗教志》,新疆人民出版社,2014年。
2.邵培仁《传播学》,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年。
3.周伯华:《从加强政权建设的高度重视地方志工作》,载《中国地方志》1998年第5期。
4.来新夏:《方志学概论》,福建人民出版社,1983年。
5.雷宏安:《略论宗教志编写》,载《宗教学研究》1990 年第2期。
6.《全国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0年)》, 载《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9月11日。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