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关于村志编写的几点思考


《新疆地方志》2017年第2期

【摘要】村志编写很有必要,应尽快启动。村志编纂人员最好选择村内的知识分子,并做好培训;篇目设置不能照抄县志的篇目,应根据村情谋篇布局,体现特色,重视人文内容;资料收集时做好规划,注意调动村民参与的积极性。
【关键词】村志 篇目 资料
 
  村志是地方志的一种,就是以某一个行政村或自然村为记述范围的志书。村志是省、市、县三级志书的延伸和补充。它以基层行政单位为记述对象,全面盘点乡村地理、历史、经济、风俗、文化、教育、物产、人物等方面的状况。村志编修是中国优秀的文化传统。近年来,一些地方启动了乡镇村志编修工作,有的已正式出版。2013年,沂水县第一部村志《西朱家庄志》编修启动。2016年底《西朱家庄志》计划出版发行。这是沂水县第一部村志。本人有幸参与了志书的编写、修改全过程,现就村志编写谈几点感受。
 
  一、村志编写的必要性
 
  各级政府都高度重视史志工作。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高度重视修史修志”。李克强总理提出“修志问道,以启未来”。2015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全国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0年)》。2015年10月,山东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山东省地方史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16~2020年)》。一系列文件的出台是为促进和指导今后五年史志事业科学发展,各地再次掀起编纂志书的高潮。但是目前,各地仍都注重县、部门志的编纂,史志发展比较好的地区乡镇志编纂开展得比较好,村志编纂开展得比较少,特别是县一级。村志的编写仍没有全面普及。以沂水县为例,2016年有319个社区、40个行政村、1547个自然村,1983年成立了沂水县史志办公室,截至2016年底没有出版一部村志。
 
  20世纪80年代,我国开始城镇化建设,21世纪城镇化建设飞速发展。随着城镇化建设进程的加快,有些村落消失,有些村落已难以看到旧有的痕迹,昔日田园相望的农村景象已被高楼大厦所替代。国务院发展中心称:古村落数量从2000年的360万个,减少到2010年的270万个,十年就消失了90万个,相当于每天消失300个自然村落。以沂水县为例,沂水县位于山东省东南部,2001年有1225个行政村,2005年有1063个行政村,2013年有1040个行政村;2013年开始发展社区,把原来的1140个行政村划为319个社区、40个行政村。有2~3个村划为一个社区,划为社区后,各村的宅基地在指定的一个区域内,各村不再划拨宅基地,各村的发展向一个地方靠拢。村落加速消失。此外,沂水县有很多村落或进行了整体搬迁或进行了整体改造,传统的村落逐渐由楼房替代,村落的物理形态发生了很大变化。
 
  编修村志,全方位记录乡村状况以及乡村变化,是挽救村落文明的一大方式。新中国成立以及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村也经历了转型之痛和巨大变迁,土地形式、生活方式、养老、人口等发生了飞速巨变,这迫切地要求我们把各乡村的人文书写下来、保留下来,以便激励子孙承上启下,继往开来,争取更大的业绩。所以,撰写村志很有必要。
 
  村志资料大部分都是从走访村中老人所得。而能记住新中国成立前发生的事的老人年龄已很大。如果他们去世,村中的资料就很难收集《西朱家庄志》采访的两位老人,一位85岁,一位93岁。他们最远追溯到19世纪30年代村中发生的事情。如若没有他们,西朱家庄新中国成立前发生的事已无人记得。所以,编写村志有紧迫性。
 
  村志是十分珍贵的历史遗产,有着特殊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和学术价值,具有其他书籍不可替代的功能。编修村志是利国、利村、利民的大事。编修村志意义重大。
 
  二、编纂人员的选择与培训
 
  建立一支好的修志队伍是编好志书的有力保障。目前,村志编纂人员的选择一般有两个途径:村内选择或外聘村外人员。如果村内有文化素质较高的文人,特别是乡土作家、退休教师和干部等,村志的编纂人员就尽量从这些人中选聘。这些人熟悉村里的情况,又有较强的文字功底,最适合开展编修村志的工作。他们热爱自己的村庄,工作热情高,而且能随时随地搜集资料。如果村里没有能胜任的文人,就要聘任村外的人员。这些人员应具有较高的文化素养,最好能熟悉一些史志理论知识。不论选择哪种途径,编纂人员的年龄不宜过大。编修村志是耗时耗力的大工程,有可能编纂3年以上,年龄太大就有可能精力跟不上。年龄大的人还有可能不会用电脑,手写稿件费时费力,很多人坚持不下来。《西朱家庄志》编纂时,聘请了4位人员,是退休教师、退休干部和文学作家,人员几易,最后坚持下来的只有2位。第一次编村志没有经验,人员的选择考虑不周,没有从村内选择,这对后来的资料搜集带来诸多不便。
 
  不论选择聘用村内人员还是村外人员,都必须做好培训工作。重视培训,不能怕麻烦,不能走过场。通过培训,让编纂人员了解志书的原则、体裁、结构、章法、文风等各方面的要求。培训工作不能简单化,应做详细的准备。有条件的地方,最好培训2~3天,尽可能地让志书编纂人员对史志理论知识有一定的了解。了解了相关知识后,编写的初稿就更符合志书要求,这会大大节省村志的后期修改时间。当时《西朱家庄志》编纂人员培训了几小时,简单讲解了资料搜集等几个方面,没有系统全面地讲解史志理论知识。编纂人员心中没有史志的概念,编纂的初稿只是资料的杂乱汇集,文体、语言、文风等都不符合要求。之后,花了近一年的时间进行修改。花费时间长,几乎等于重写,非常麻烦。
 
  三、村志篇目的设置
 
  历史上的村镇志并无定型的体例,有的认为遵从县志,有的认为仿图经的体例,以记述地理内容为主,有的认为由编者自定。现有村志的篇目设置一般都照抄县志、区志的篇目设置。《西朱家庄志》的篇目一开始也是按照县志的篇目设置的,除概述、大事记,设行政区域、地理环境与资源、居民、中共西朱家庄组织、村政、社会团体、村居建设、社区管理与服务、兵事民兵、农业、市场服务员、工业建筑业、金融物价赋税、教育体育科技、文化艺术、方言、卫生医药、社会生活、人物、荣誉共20篇。西朱家庄南北最大纵距1042米,东西最大横距1021米,总面积0.64平方千米,管辖范围小。在后期编写中,发现很多章节没有内容可写,章下没有内容立节。比如,第二篇地理环境与资源和第十三篇金融物价赋税。第二篇很少内容就写完了;第十三篇,从建村至今就没有当铺或银行,物价也无从统计。最后,把第一篇与第二篇合并为第一篇建制环境,撤销第十三篇,把赋税的有关内容放到农业篇。所以,村志的篇目设置不能照抄县志的篇目设置,不能面面俱到,失之于繁,应从实际出发,谋篇列目。
 
  此外,篇目设置还应突出反应村庄的特色,让读者看后认为就是这个村而不是别的村。《西朱家庄志》在编写过程中,发现没有反应本村的特色,就把“文城市场”这一节改为章。沂水县文城市场设在西朱家庄,是全县最大的批发市场,设蔬菜、肉类、水产、水果、干果、食品六个大区,有商户415家,摊位3000多个,供应全县的超市、饭店以及周边县、镇的蔬菜零售商和周围村、社区的村民。这是西朱家庄的一大特色。
 
  村志内容记述应重人文、民情,轻经济。在构建人口、文化艺术、风俗习惯等篇的章节时,最好事项齐全,面面俱到。这有助于详细地记载村庄的人文变化。村志是详市县志之所略、补市县志所不足,市场上的集市贸易、村中纺纱织布的兴衰、手工艺品、乡村的风土人情姓氏、宗族等是记述的重点。平时工作中,有很多人到县史志办查找资料,想寻根,在父辈或更早外出谋生,现在想寻找当年的村庄。这些在县志中都没有记载,县志记载不详细。这种情况只能到村志中查找。
 
  刘希汉在《地方志纵横论》中对镇志的编纂提出了六点要求,即体例要灵活宽松,不要生搬硬套;篇目设计要多样,不要整齐划一;内容选择上要以当代资料和微观资料为主;篇幅宜短不重长;注重反应地方特色;人文为主,突出民情。这几点对村志的篇目设置有很强的指导意义。
 
  四、村志资料的搜集
 
  资料的搜集是村志编写很重要的一方面。主要按照先内后外、先今后古、先易后难、先急后缓的原则,通过查找档案资料、各类志书、党史资料、统计资料、新闻报道、口碑资料、实地勘察、发函征集等征集途径,采用抄录、复印、网络传输、照相、录像等多种形式进行搜集。但是村志的资料不同于县志的资料。县志的资料由各单位提供,其他的也有档案可查。村志不同,几乎没有档案可查,各村都不注重档案保存,没有文字资料可找,80%的资料靠采访村中的老人。《西朱家庄志》记述了从元朝建村到2013年底村庄的发展变化。村委会只保存了从1998年以来需上报上级政府的零星材料。县档案局和镇政府只查到了1978年以来的粮食总产量。其他资料都需要采访村中的老人。
 
  村中的老人年龄大、知识有限,往往表达不清,谈论很久可能都没有需要的材料。搜集西朱家庄材料时,主要采访村中的两位老人,一位85岁,一位93岁,其他人都记不住以前发生的事。最初采访时,谈了几个小时采访不到几条有用的材料,乱七八糟闲扯很多。所以,搜集资料时,要做好规划,制定好提问大纲,不能想什么时候去采访就什么时候去,老年人精力不济可能难以应付。
 
  搜集资料是个繁琐而庞大的工作,不能仅仅依靠采访几位老人,必须联合村委会以各种形式动员全村的人。目前出版的村志都是图文并茂的,在文字中插入大量的图片。图片的搜集需要村民的积极参与,村委会留存的很少,特别是一些年代久远的图片。大事记记载的是村中的特事、要事、新事,它的资料的搜集也需要村民的参与,只有当事人才记得最清楚。查找姓氏的来源等也需要采访大量的村民。调动全村村民的积极性,对村志资料的搜集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相关推荐
  1. 方志资料性浅议